你的位置:學習網 - 視頻教程 >> 人文 >> 文化 >> 詳細內容

《造物有靈且美 赤木明登 pdf掃描》




收藏本資料

本資料所屬分類:

人文 文化

更新時間:2019年3月13日

如不能下載,請查看怎樣下載


下麵是學習資料下載列表,您可以點擊這些文 件名進行下載,如果不能下載,請查看下載幫助

造物有靈且美 赤木明登  pdf掃描[www.pdsslzk.com].pdf
58.56 MB
www.pdsslzk.com電子書 《造物有靈且美》這本書裏,日本工藝大師赤木明登走訪了20位手藝人,並將他們的故事連同自己對“造物”的感悟記錄下來,從而完成了一次對何為“美”的叩問與思考。這些手藝人遍布各個領域,又獨具個性。木工手藝人



“每一段故事誕生的地方,都有一種‘美’存在。

我們與其邂逅,被其觸動,心生漣漪,新的故事便隨之誕生。”


木、陶、漆、紙、染、玻璃、料理、衣服、建築……

日本當代工藝大師,赤木明登

尋訪20位手藝人後寫下15個“叩問美”的故事

名人推薦

我在三年前與赤木先生的器相遇,從此漆器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——中穀美紀


赤木明登的創作,一邊保持著對傳統的敬意,一邊實現著“符合現代人生活、可以每天使用的漆器”的目標。他的作品溫厚樸實,拉近了漆器和人們的生活,使得日漸衰退的傳統工藝有了新的生機。

——知名家居品牌“失物招領”


這本書的魅力不在於那些器物的故事,而是一場場相遇下娓娓道來的故事。清爽直白又深邃綿長的文字,好幾次看得熱淚盈眶。擁有這般內心的人,作品應該通過使用來認真感受。

——讀者

媒體推薦

我在三年前與赤木先生的器相遇,從此漆器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
——中穀美紀


赤木明登的創作,一邊保持著對傳統的敬意,一邊實現著“符合現代人生活、可以每天使用的漆器”的目標。他的作品溫厚樸實,拉近了漆器和人們的生活,使得日漸衰退的傳統工藝有了新的生機。


——知名家居品牌“失物招領”


這本書的魅力不在於那些器物的故事,而是一場場相遇下娓娓道來的故事。清爽直白又深邃綿長的文字,好幾次看得熱淚盈眶。擁有這般內心的人,作品應該通過使用來認真感受。


——讀者

作者簡介

赤木明登 Akito Akagi日本輪島著名漆藝家。被德國國立美術館列為“日本現代漆器12人”之一。1962年生於岡山縣。畢業於中央大學文學部哲學係。早年從事雜誌編輯工作;後因為對傳統漆器工藝的著迷;於1988年舉家前往日本最知名的漆器產地輪島;開始漆器的創作。他獨創將和紙貼於木器再上漆的技法;使漆器變得更耐用;更生活化;在傳統的工藝領域掀起一陣旋風。攝影師:小泉佳春攝影家上田義彥先生的助手。他擁有截取空氣感的獨特視角;因此得到很多料理家;文化人和編輯的信賴。


譯者:蕾克生於北京;曾供職於北京大學;現定居東京。給國內多家時尚和亞文化雜誌供過稿;關注風格與美學。

目錄

前言

人之手 / 史蒂芬·芬克 安娜貝爾・史蒂芬

理所當然的事 / 阪田敏子

無數細小的創傷 / 內田鋼一

邂逅 / 永見真一

一些優美的東西 / 吉岡太誌 典子

時間的厚度 / 前川秀樹 前川千惠

一家染坊的日常 / 望月通陽

美味的秘訣 / 米澤亞衣

徜徉 / 辻和美

留下來的東西 / 關勇 關貞子

向導 / 艾瑪·拜因麥亞

手藝人的後裔 / 荒川尚也

好形狀 / 新宮州三 村山亞矢子

家的手感 / 中村好文

坦然接納 後記

序言

越是美的事物,越非人人都有機會體驗到。我是什麼時候第一次體會到美,怎麼體會到的,現在都想不起來了。也許當時的感覺和“漂亮”、“可愛”、“心情舒暢”、“美味”、“愉快”、“有趣”、“溫和”、“親切”等等體會相近,但又不完全相同。“美”作為一種更抽象的概念被導入我的頭腦中。當時我雖然還是個孩子,也知道在那些“可怕”、“震懾人心”、“悲哀”、“痛苦”、“惡心”、“肮髒”、“寂寥”的事物當中,也有“美”的存在。如此一來,美究竟是什麼,反而讓人越想越糊塗。這個問題在我年幼時被拋擲在一邊,到我成年後又不斷從各種事物上顯現出來,連我自己都備感煩擾。有時絞盡腦汁,也想不清究竟是什麼讓事物呈現出了“美”。有時在不經意間,卻意外遭遇“美”,並為之感動,為之困惑。“美”究竟是什麼?

我是一個做器物的手藝人,有時別人會問我,是如何創造出這麼多形態各異的器皿來的。其實,美好的造型往往誕生於不去刻意追求的時刻。無論怎麼冥思苦想,我也無法主觀地創造出一個好形態,但在我不知不覺哼著歌專注於手中工作時,在我駕車遠遊時,在我深潛海底時,那些形狀卻會自發地從我心底浮現,來到我眼前。它們的模樣和顏色清晰可辨,幾乎觸手可及,讓我感動不已。我什麼也沒有做,它們就在那裏。不知是誰把它們創造出來的,而我隻是在原地等候。語言也是如此。我並無寫文章的執念,隻是在等候的過程中,文字忽然就自行成列,紛湧而來,仿佛有誰在替我表達,而我唯有把它們記錄下來,留住那些句子。

這樣的事情為什麼會發生?我試著思考分析過,發現在這種現象出現之前,我一定與某種東西有過切實的相遇,並在內心與之有過對話。這個“之前”,也許就是剛才,也可能是一年前,或者久遠到已經記不起。而“某種東西”也許是土和木,也許是造物時手上的原材料,也許是誰的藝術作品,又或是平凡無奇的石塊,當然也可能是人。無論是什麼,有一點毫無疑問,它們將我心底裏可以稱作靈魂的那部分,深深觸動了。

所以我能斷言,每一段故事誕生的地方,都有一種“美”存在。我們與其邂逅,被其觸動,心生漣漪,新的故事便隨之誕生。在這過程中,“美”一直在旁靜觀。無論是帶著喜悅還是哀傷,抑或更為細微的情感,觸動人心的故事又會孕育,並呈現出新的“美”,會在與誰相遇後,催生出另一段新的故事。

人活著,需要找到一條與大世界相通的路徑,也需要被路徑裏誕生的各種故事支撐。如果我們都閉上眼睛,捂住耳朵,屏住呼吸,使全身僵硬,不去觸摸世界,那故事就無法開始。

後記

後記

在東京目白的小街上有一家古道具店,我從20世紀80年代後期開始定期上門,那也正是我搬家到輪島,開始當漆藝學徒的時期。從那時起,我凝望著店裏零落擺放著的幾件古舊用具,開始思考“什麼是美的事物”。“和做東西一樣,選物也是一件質問自己內心的事。”店主阪田和實這樣說。於是,不管我是心甘情願還是無心而為,這句話中的真意,也成了我一直以來在內心為之糾結搏鬥的動力。我不知道阪田先生,還有我自己,究竟一直在和什麼做著搏鬥。

世上已有無數先知,從混沌中慧眼識美,建立了各自的美學觀點。無論是千利休*看中的茶碗,還是柳宗悅挑選的朝鮮瓷壺,都應該是他們從無數同類同形的器物當中做出的極致選擇。他們之所以有的可選,是因為茶碗或者瓷壺都是從人手中誕生的東西,是接近大眾日常生活的樸素粗陋之物,無不存在搖擺幅度,即使尺寸形狀類似,每一件也微妙不同。如果換作用高超技藝製作的精致之物,或是機械大規模生產的東西,就不容易找到這種振幅的波動變化。先知們選出的風雅之物之所以大多來自日常,是因為日常之物的存在數量巨大,也有波動幅度,選擇餘地也就大。在無數同類當中,美物從極少的偶然際遇中誕生而來。我想,隨機波動並不因人工而生,它來自自然。

對一個手藝人來說, 把一件器物從構思中脫胎成實物, 是一件非常艱難的事。從側麵看,看見的是各種線條,下手勁道稍一變化,器物形狀立刻跟著變化,線條與形狀的可能性被無限延展。做東西,就是從無限多的線條裏隻選取一根,是一場延續不斷的精挑細選。如此說來,從已經成形的有限的東西中挑選美物還算簡單。


實際上,美物的結論來自對比選擇。把兩件東西擺放到一起,我們隻能說這一件看上去比另一件要好。但是,人是一種不下具體結論絕不甘心的生物, 不甘心讓曖昧不明的事物一直曖昧不明下去。每個人對美的感受隨心所欲,不一而同,即使我們可以擅自下結論說這一件比另一件要美,我們也無法從中抽出要素,平均推算出究竟什麼是美。但是如果沒有一個結論來統一人心,人們會感到無所適從,所以,最終是文化,給一套事理下定義為美。

事物之美本無定義,在事物中尋找道理,確立標準秩序,樹立價值觀念, 再把這一套事理強加於眾人, 就是人類文化的真正麵目。若要將己見強加於人,必須擁有權威地位,或者自以為是強逞威風。

一件器物之所以從眾多中被選擇,原本隻是相對比較的結果,如果把這個結果當作金科玉律推崇成為美的絕對標準,自然很省事簡單,隻要跟隨這個標準便夠了,再不用為美的選擇而費盡苦心。

阪田先生告訴我,即使是千利休、柳宗悅對器物的選擇,也是以茶室和古民居為先決條件的,茶室的格調遠離百姓日常生活,古民居式樣的居室氛圍格外厚重,如果換成別的先決條件,千利休和柳宗悅也會做出別的選擇。


我在做東西時選取的那根線條,沒有一種明確標準能將它背書為美。我在試圖做美物,但美是什麼,標準一直曖昧不清。我在一個隻有我的世界裏,不停地做著孤獨的選擇,如此而已。有時,在一個瞬間,我覺得自己手中握到了什麼,下一個瞬間它已從我指間滑落,消失不見。日複一日,我照舊在做著不完美的東西,滾落進不安與自警的晦暗穀底。做得越多,懷疑越多。


這樣的我在毫無征兆下信步邁入的迷宮,便是阪田古道具店。怎麼形容這家店才好呢?我想可以寫成“被行家鑒定為好的、有價值的古董,這裏沒有。這裏陳列的東西乍一看會以為是廢品垃圾”。但這麼說也不對。店裏陳列的不是毫無價值的生鏽鐵塊或者成團廢紙,而都是有由來、有一番講頭的東西,某某時代的某某地方的某某用具。“但這些東西,一直沒有人認為它們有價值,是阪田先生把它們發掘出來,擺放到了眾人視線之下” ,即使我這麼說,似乎也沒有多大意義。這裏陳列的東西,過去在人的生活中,曾是有價值的,被需要的,但現在不是了。隨著時間流逝和時代變化,它們喪失了用途,凋零破敗現出最後之態,唯剩一片襤褸。

但就是在這裏,曾數次從我手指間滑落丟失的線條,我又重新看到了。在這裏,我與美多次邂逅。這些舊物裏曾確切有過美,現在再無人能體會出,在即將消失之前,它們以襤褸之姿重新現出美感。這種美,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。

我見店主獨自坐在屋角,脊背挺直,便開口與他搭話。店主毫無架子,態度溫和。很多次,我都想問問他:美是什麼?那個時候我心懷不安,我想為自己的作品尋找某種確證,但是我又一直問不出口,因為我知道回答會是什麼:“這種問題,我也沒有答案。”


我重新思考起做東西這件事,做東西是從無限混沌之中選擇出一個形狀。在我想象當中,無人能確證自己所選是正確無誤的。美的定義也同樣,沒有人能把一種事物絕對定義成為美。


阪田先生為人坦率,但是在坦率背後,還藏著利刃。之所以這麼說,是阪田先生所做的讓我感覺到他在反叛既有的文化。如果有一種勢力將一種價值觀強加於眾,他也會對此抱有疑問,與之背道而馳。盡管無論朝著哪個方向逆行,也終將逃不出人之所思所為。他在強加與逆反之間遊移,忽遠忽近,不懷成見。阪田先生的疑問,是對“ 人為” 的疑問,也是對其目的的疑問,對此,他的戰術是無為而治。

對破爛的憧憬,是對時間流逝的接納,是不再企圖人為地讓時間靜止。追求無暇的完美是不可完成的幻想,對破爛的憧憬,是對這種幻想的反抗。

對於我自身的欠缺,我自身的曖昧不明之處,我希望能坦然接納。與時常隱現在我身上的那些小而執拗的東西, 我也永遠不放棄搏鬥。


寫到最後,我也不打算中庸地說美很多樣,美即自然,什麼是美隻有神才知道這種俗套話。因為能抵達美之真諦的,也隻有人。美有振幅,時左時右,忽此忽彼,搖擺難定,而在其內核正中,確實存在著真正的美。如果讓振幅變化終止,固守一式,那內核也會消失難覓。

在鬥士們的刃口上,美的內核有時會曇花一現,但無人能永遠將其緊握在自己手中。

盡管如此,阪田先生也一直在尋找選擇,我也一直在做我的漆器,因為選擇本身,造物本身,在人創造出的欠缺不完美中堅持存在這件事本身,就是活著。也因為就算火候不到,就算笨手笨腳,隻要是人真摯努力做出來的東西,就讓我們喜歡得不得了。

文摘

前言

越是美的事物,越非人人都有機會體驗到。我是什麼時候第一次體會到美,怎麼體會到的,現在都想不起來了。也許當時的感覺和“漂亮”、“可愛”、“心情舒暢”、“美味”、“愉快”、“有趣”、“溫和”、“親切”等等體會相近,但又不完全相同。“美”作為一種更抽象的概念被導入我的頭腦中。當時我雖然還是個孩子,也知道在那些“可怕”、“震懾人心”、“悲哀”、“痛苦”、“惡心”、“肮髒”、“寂寥”的事物當中,也有“美”的存在。如此一來,美究竟是什麼,反而讓人越想越糊塗。這個問題在我年幼時被拋擲在一邊,到我成年後又不斷從各種事物上顯現出來,連我自己都備感煩擾。有時絞盡腦汁,也想不清究竟是什麼讓事物呈現出了“美”。有時在不經意間,卻意外遭遇“美”,並為之感動,為之困惑。“美”究竟是什麼?

我是一個做器物的手藝人,有時別人會問我,是如何創造出這麼多形態各異的器皿來的。其實,美好的造型往往誕生於不去刻意追求的時刻。無論怎麼冥思苦想,我也無法主觀地創造出一個好形態,但在我不知不覺哼著歌專注於手中工作時,在我駕車遠遊時,在我深潛海底時, 那些形狀卻會自發地從我心底浮現, 來到我眼前。它們的模樣和顏色清晰可辨,幾乎觸手可及,讓我感動不已。我什麼也沒有做,它們就在那裏。不知是誰把它們創造出來的,而我隻是在原地等候。語言也是如此。我並無寫文章的執念,隻是在等候的過程中,文字忽然就自行成列,紛湧而來,仿佛有誰在替我表達,而我唯有把它們記錄下來,留住那些句子。

這樣的事情為什麼會發生?我試著思考分析過,發現在這種現象出現之前,我一定與某種東西有過切實的相遇,並在內心與之有過對話。這個“之前”,也許就是剛才,也可能是一年前,或者久遠到已經記不起。而“某種東西”也許是土和木,也許是造物時手上的原材料,也許是誰的藝術作品,又或是平凡無奇的石塊,當然也可能是人。無論是什麼,有一點毫無疑問,它們將我心底裏可以稱作靈魂的那部分,深深觸動了。

所以我能斷言,每一段故事誕生的地方,都有一種“美”存在。我們與其邂逅,被其觸動,心生漣漪,新的故事便隨之誕生。在這過程中,“美”一直在旁靜觀。無論是帶著喜悅還是哀傷,抑或更為細微的情感,觸動人心的故事又會孕育,並呈現出新的“美”,會在與誰相遇後,催生出另一段新的故事。

人活著, 需要找到一條與大世界相通的路徑, 也需要被路徑裏誕生的各種故事支撐。如果我們都閉上眼睛,捂住耳朵,屏住呼吸,使全身僵硬,不去觸摸世界,那故事就無法開始。


上一篇 下一篇
發表評論

網友評論僅供網友表達個人看法,並不表明本網同意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。

查看全部回複【已有0位網友發表了看法】

熱門標簽